爵式灵修|依纳爵年5:随依纳爵走一程(第3周)
发布日期:2021-06-04   |    作者:AMDG

第三周|罗耀拉——皈依

朝圣者,你好!欢迎来到罗耀拉,依纳爵的老家!

远眺罗耀拉城堡建筑

文摘一:

他以前就喜欢读一些骑士类小说,当他慢慢好起来时,便要一些这类的书来打发时间。可是,家里没有他通常读的那类说;因此有人便给了他一本《基督生平》和一本卡斯蒂利亚文的圣人故事。在读了很多遍后,他反倒开始喜欢起书上的内容。不过,时不时地,他的阅读会被打断,而去想刚读过的那些内容。另一些时候,他会想世俗的东西,就是以前所热衷的那些习惯。在那些愚蠢的想法中,有一个特别占据了他的心思;他沉浸其中,甚至过了两三个或四个小时,竟全然不觉。他想象着为了去服侍某位贵妇人,他所要做的事情:为了到达她所在地而使用的方法、要向她说的风趣话、和她说话时要用的词语、在她面前展示的战功。他痴迷地深陷这些想法中,竟没有停下来想想这些事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位妇人并非来自普通贵族;她既不是一位伯爵夫人,也不是一位公爵夫人,她的地位远高于这些。

然而,吾主协助了他,通过他所读的内容上,激发出来一些别的想法。在读《基督生平》和圣人故事时,他停下来思考,并在内心考虑:“如果我要做圣方济各做的这些会怎样?我如果要做圣道明做过的这些呢?” 于是,他开始思索很多他认为好的事情,而要做这些事必然是困难重重。可是,为他来说,好像很容易去完成这些。然而,他并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自言自语:“圣道明做了这些,所以我也要做。圣方济各做了这些,所以我也要做”。

这些思想在他脑子里也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之前那些世俗的想法又回来了,穿插出现在这些圣善的思想中。他也同样在这些世俗的想法上停留了很长时间。这种多种想法混在一起的状况,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不管是那些他想要展示的世俗战功武艺,或者是想象中那些为天主做的事情;无论哪种想法进来,他就花时间停在上面,一直待到他对这种想法感到疲倦时,才会搁置一旁而转向其他的事情。

不过,这想法所带来的却不尽相同。当他想着那些世俗的事情时,他非常乐于其中;可过后,一旦他疲倦而将其搁置一旁时,他发现自己会感到乏味及不满足。然而,当他想到要赤脚去耶路撒冷、除了青菜什么都不吃、做那些圣人们做过的苦行时,他不止在想这些事时感到安慰,甚至在他将其搁置一旁时,他仍会感到满足记喜乐。

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些,也没有停下来思索这些差异。然而,后来他的眼睛被一点点打开了,他开始想这些差异并对其进行反省;从这些经验中,他认识到:一些想法会留给他忧愁,另一些则留给他喜乐。渐渐地,他开始认识到激发起这些想法的“神”之间的不同:一种来自魔鬼,另一种来自天主。

他从这些认识中所领会到的可不止一点体悟。他开始更加认真地考虑自己过去的生活,以及他要为此做出的补赎。此时的他,开始渴望效仿圣人们,还没有想到具体的细节。他只是许诺,靠着天主的恩宠,他要做他们所做的。不过,就像上面所提到的,有一件具体的事是他想要做的,那就是一旦康复便即刻去耶路撒冷,而且要用自律和许多的斋戒去做,就像一种为天主所燃烧的慷慨的精神,所想要展示的那样。

就这样,拥有了这些圣善的想法后,他便开始忘记之前的那些思想。这些圣善的想法,以一种神视的方式得到了确定。一天晚上,在清醒的状况下,他清楚地看到圣母抱着圣婴耶稣的图像。从这一神视当中,他得到了大量的神慰,使他对自己过去的生活产生了极大厌恶,尤其是那些和肉欲相关的事;以前的生活中,好像连他灵魂上对贞洁的认知都丧失了。从此时起,一直到1553年8月,就是这些回忆录书写时,他从未给过肉欲哪怕些微的同意。正因如此,这些都被认为是天主的作为,尽管他从不敢声称如此,除了确认上述的一切,也没再说更多。然而,他的哥哥以及家中其他的人,从他外在的变化,知道了发生在他灵魂上的事。

摘自《一个朝圣者的回忆》

(圣依纳爵·罗耀拉朝圣地(建基于依纳爵出生地)

文摘二:

与此同时,因为他被迫要躺在床上,而以前他会花大量时间阅读一些世俗类流行书籍,所以现在他便向人要这类的书,用来打发时间。当仆人们告诉他家里没有这类书籍后,他还是挑选了两本用西班牙文写的书,这样不至于无所事事。其中一本是关于我们的救主基督的,另一本则是一些圣人的事迹。在读这些书时,他的灵魂开始慢慢地发生了变化;他好像感到有兴趣效仿书中所讲述的那些事。不过当另一种空洞思想突然袭来时,这些感受立刻便消失了;因为那些空洞的思想源于那些根深蒂固的习惯,一件渗透到了他到目前为止的生命中。结果,他生平第一次所接受的虔诚的种子,并未能聚集力量。

然而,神圣的慈悲仍站在其士兵的一边,并时不时地唤醒他沉睡的德行,从他的阅读中,不断用真实可靠的思想阻挡那些空洞而迷惑的想法。这些从阅读中得来的思想深深地触动了他。他的心开始炽然起来,想要效仿基督以及那些圣人,甚至那些可能会面对的困难都未能打消他的想法。在这些对立思想的相互交叉纠缠中,他被不同的方向所分散;在对自己考虑的担忧和不确定中,他被不同方式所推动。世俗试图要抓住依纳爵,可基督却在召唤着他并吸引他靠近自己。

不过,在这些不同模式的思想中,有一种特殊的区别:那种摇摆不定而空洞的想,开始时虽快乐,结束时却闷闷不乐。因为,当这些思想出现时,他们确实是甜美诱人的,可当它们过去后,却在他内放入了某种像刺一般的东西,留给他的是干枯和不舒适。然而,那些有关天主的思想,那些涉及到耶路撒冷行程的想法,跟从的是一种艰难的生活方式,让心灵受到的是德行的高尚召唤;这些想法不止在他想时,就是褪去后,也会给他带来极大的愉悦。这些想法以其光明和甜蜜,深深地打动他了。

这种区别开始了好几天,却未被注意到。然后有一天,得到了来自上天的光照,他开始集中自己注意力。他终于认识到,在这两种思想之间,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差异。依纳爵指明,这种对一种思想和另一种思想的对比,以及在一种“神”和另一种之间的张力,便是他后来对天主的行动所进行的诸多分辨中第一次辨别。从这种对比中,他继续发展出了一种在灵修事务上更为丰富的经验。

这便是他后来在《神操》中有关分辨神类的说明与指示的源头。他首先注意到了,有两种分别来自天主和世俗的“神”,它们不但不同甚至相当对立。然后,他对每种“神”的特征进行了认真的观察。

由于天主的恩宠,这一观察带来了两件事。第一,依纳爵的理智获得了分辨和区别这些“神”的能力。第二,在他的意愿中,出现了某种重要的动态,让他不断地拒绝世俗所提出的事物,而去寻求并实行天主的神所建议和激励的事。在他的余生中,他都非常小心地跟从着这些规则行事。就这样,迷雾便从他眼前消散了。

他已经有了很多进步;通过持续地阅读那些热心书籍,以及他在灵修事务上的专注与长时间反省,他已经坚固了自己去对抗魔鬼的攻击。于是,他便开始严肃地考虑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他开始回想他所有的罪恶污点,并想着应该用那种惩罚来除去那些污点。当他热切地默想这些,而且效仿基督和圣人的渴望不断出现时,他得出了结论:这些反思已经坚固了他,足以战胜所有的困难。“在天主内,我能应付一切。祂已经给了意愿,也会使其力行。”(参考斐4:13;2:13)因此,在反复思量之后,他决定要改变自己。一天夜里,他起来祈祷,就像他做事的习惯那样;在这件事的考虑上,他摆脱了焦虑、担忧和犹豫不决,以至于他能把自己奉献给天主,就像一种持久而最为馨香的祭品(参阅斐4:18)。

他在一幅无原罪童贞圣母像前跪了下来,献上了一种带着谦卑之自信的热切祈祷;通过祂的至纯之母,向至高而慈悲的圣子倾诉。带着对世俗空虚阵营的蔑视,依纳爵许下,要把他自己全部奉献来服侍这位“指挥官”(编注:指基督)。突然,整座房子像在地震中一样开始摇晃起来;并传来一阵巨响。依纳爵所在的房间,连地基都晃动起来。

摘自《依纳爵·罗耀拉生平》

圣依纳爵·罗耀拉朝圣地

 

主题反省:

在开始这一周的反省和祈祷前,请你再次回忆刚过去一周(按我们此次“朝圣避静”划分的周),你所领受的一切;尤其是在你的被打乱的经验中,有没有找到那颗悄悄落下的“恩宠的种子”?请带着这些反省,继续跟着依纳爵,开始这一站的旅程。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皈依”。

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一个人的核心身份在于:每个人都被创造为天主所爱的儿子或女儿;每个人都被创造为耶稣的同伴、基督的朋友;每个人都被创造为圣神的殿宇。作为圣神的殿宇,在你内、我内都有一座“皈依的小圣堂”,就像罗耀拉的这间房子。就在这样的一所神圣空间里,像圣依纳爵那样,我们被邀请去思考生命的大问题。

我们在上述的【文摘】中,看到依纳爵为了打发时间开始阅读书籍,而后产生了内心不同的动态。他发现,有些想法会带给他直接的愉悦感受,但过后留下的感受却完全相反;而另一些想法在带给他直接的愉快感受时,过后留下的是更大的喜乐或平安。上述【文摘之二】特别提到,依纳爵对这些内心感受和动态的“追究”与思索,便是“分辨神类”的雏形;后来他在《神操》中对此有特别的详述。

我们可能对“神类”这样的词感到陌生,但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过和依纳爵类似的感受动态。有些事情,从表面看,我们可能都认为会产生好的结果;然而,这些事到最后却使我们不开心、沮丧、甚至充满焦虑和疑惑。另外有一些事情或想法,在想到时已经带给我们正面的感受,或至少没有负面的感受;其结果带给我们是更多的正面效果,让我们感到有希望、轻松、给我们更多的支持。也就是说,我们有些想法是来自圣神,有些则来自恶神。正是在我们内心这所“皈依的小圣堂”里,我们像依纳爵那样,开始留意这些内在感受动态的不同,然后依次来决定我们的行动。

有一件经常被忽略或低谷的事实:在我们内,我们都有一种接受或拒绝各种想法的能力。我们有能力拒绝内在的谎言、疑惑、恐惧、对错误及局限的苛责;我们也有内在的能力,去接受希望、力量、可能性、美丽、潜能。这些并非好听的理论,而是真实可行的。也就是说,你、我在我们生命的旅程当中,都有改变的可能。我们往往会习惯于某种在我们内已经形成的认知,尤其是对自我的认知。我们从上一站走过,回忆起我们生命的“潘普洛纳”,经历过的那些“炮弹击中”经验,我们的生活被打乱后的经验。很所时候,我们的生命会停留在上一站,认为自己就“注定那样”或“注定不是那样”。不管那些被打乱的经验有多苦多痛,当我们让自己停留在那种执念当中时,我们便失去了“恩宠的机会”。

在这一站,请你进入自己内心的“皈依小圣堂”里,在被打乱的经验后,像依纳爵那样,利用这个机会去思索。我们要思索的是更深以及更大的生命问题:我在往哪里走?我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是什么推动了我让我做出这个选择?

皈依始于渴望。当我们好像还没有能力或不明白时,我们可以先渴望——渴望去改变的渴望,渴望去选择聆听善神的渴望。善神——即来自天主的神,会召唤我们盯紧希望;这一召唤早已深植于我们心中。因此,皈依便是在邀请我们,去拒绝那些被恶神所种植在心中的思想,它们往往会把我们引向诱惑、颓丧及疑惑。此次朝圣之旅,便是让我们盯紧前方希望,靠恩宠的协助,不断向前走。

我们和大家分享两句话,你可以把它们带到自己“皈依的小圣堂”里,进行思索。

首先是来自教宗方济各的话:

“信仰,不是一束驱散我们所有黑暗的光;而是一盏灯,当我们在黑夜行走时,指引我们的脚步,满足旅程的需要。为那些身在痛苦中的人,天主不会提供用来解释一切的辩论;祂的回应是一种陪伴的临在,一段美善的历史,并由此去触碰每个受苦的故事,并打开一道光束。”

另一段话来自威廉·林奇 (William Lynch):

“希望意味着等待的能力。希望,意味着我们向一个艰难的未来祝好;或者我们在困苦之中仍不能看到出路。希望,意味着我决定去等待。去等待,这个决定是人类伟大的行为之一;它肯定包含了对黑暗——有时候是黑暗的蔑视的接纳。去等待,这个决定,也是一个人超出当下时刻去扩大个人视角,而且一般不明白这样做的原因。坚毅和耐力就在其中。”

的确,在我们这次心灵和内在的朝圣之旅中,坚毅和耐力是我们随时需要,也随时可得的美德。在这一周的“皈依”反省中,让我们把继续拓宽心路,向改变的可能性开放。我们在内心,聆听那些来自善神并刻有希望的图像;我们接受它们,并因着它们而得以坚持。同样,我们也聆听那些疑惑几沮丧的“小噪音”,并拒绝它们。

朝圣者们,请继续一起行走!我们非常感恩那些在打卡处留言分享的同伴!“朝圣者”也留意到,有些同伴虽然彼此并不认识,却在留言处,对他人表达支持、鼓励或欣赏。“朝圣者”希望我们能继续以这种方式,以及主内代祷的方式,一起行走!

 

 

往期回顾: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4:随依纳爵走一程(第2周)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3:「耶稣会依纳爵年开幕」2020.5.20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2:贝主教反省「炮弹经验」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1:在基督內得见崭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