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依纳爵年4:随依纳爵走一程(第2周)
发布日期:2021-05-28   |    作者:AMDG

第二周 潘普洛纳——打乱

朝圣者,你好!欢迎来到潘普洛纳——我们此次“心灵与内在”朝圣之旅的第二站!潘普洛纳(Pamplona;巴斯克语:Iruña)是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地区的第二大城市,也是纳瓦拉自治区的首府。这个地方在依纳爵的时代属于纳瓦尔王国,处于今天法国和西班牙的交界处;在现代地图上已被一分为二,分属于法国和西班牙。这里也是著名的圣雅各布伯朝圣之路的必经之地。这个城市另外一个有名的地方,是在每年圣费尔明节举行的斗牛活动;美国作家海明威在其《太阳照常升起》中有过特别描述。

这一站所发生的故事源于一场发生在这里的战斗。我们先来认真地阅读一下这次的两篇文摘,对这一站的故事有个大致了解。

(潘普洛纳古要塞遗址鸟瞰)

文摘一:

1521年,当法国人对纳瓦拉王国首都潘普洛纳要塞进行强力进攻时,战地指挥官因疲于迎战,开始考虑投降。依纳爵挺身而出,劝服军官延迟投降,加强西班牙军队的抵抗力。法军在进攻时,使尽了所有的围攻机械设备,用他们的炮弹发射机不断轰炸着城墙。在依纳爵防守的城墙部位,他们发射了一颗铜质炮弹。他的右腿被这颗炮弹击折了;左腿也被一颗受爆炸冲击而落下的石头砸伤,而且伤得很重。随着依纳爵的倒下,其余本来受他鼓舞而奋战的人,失掉了最后一丝抵抗的希望,最终向法军缴械投降。法军俘虏了依纳爵后,把他带到军营,而且很人地道对待他,给他提供了医疗照顾。几天后,他受到宽大对待,被释放回到自己的同胞那里,并被人用担架抬回了老家。

回到家乡后,因为他的伤口,尤其是他的右腿,开始一天天恶化,人们再一次请来了内科和外科医生。医生们的结论是,必须要再次切开他的胫骨,好让每一部分能正常地愈合起来。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之前医生的粗心大意,也可能是在路上受到颠簸而错位。他忍受了这种屠宰式的手术,而且面不改色,也没有呻吟或显出懦弱模样。不论在这之前,还是之后,面对身体上的折磨时,他总是显示出这种勇敢。

与此同时,他的病情却开始日渐严重,以致于到了濒死的地步。当他被告知这一现实后,就在圣伯多禄和圣保禄瞻礼前夕,他办了告解,并用圣事的护佑强化了自己。他已经奄奄一息。医生们已判定,假如半夜之后还不见任何好转,他就会死去。然而,就在凌晨那一刻,他很明显地退了烧。我不信这没有天主神圣眷顾的直接意愿以及圣伯多禄的转求。依纳爵之前就形成了一种对这位圣人的特别敬礼,而且他认为他看到了伯多禄前来协助并照顾他的健康。

一旦度过了死亡的危险,他腿上的骨头便开始变得强壮,并开始愈合。可是,还有两个麻烦。他膝盖下面的一块骨头凸了出来,显得非常难看。此外,因为另一只腿上的胫骨变小,让他走路无法挺直或站立不稳。因为他非常在意他的形体和外表,而且他已经决定要追求军队职业,所以,为了弥补这些缺陷,他先是问医生是否能把那些凸出来的地方锯掉。医生们向他保证,可以是当然可以,只是会伴随着可怕的疼痛。这可能是在整个治疗期间,他接受的最为惨痛的治疗。尽管如此,为了达到他想要的,而且(有一次我听他解释)为了能炫耀当地城市的时尚——正宗时髦紧身裤,他告诉医生锯掉那块骨头。他根本无法被说服去改变想法,而且他不会让自己以任何方式向人屈服。他便以之前表现出的那种果断坚忍的精神,承受了这次折磨。

通过这种治疗方法,他那块变形的骨头被除掉了;那块缩小的胫骨也稍微得到了补救。这两种不同的疗法,都使用了一些器械,以及不断拉伸的方式;留下的剧痛持续了好几天。可是,这种加长也只能到此为止,以致于这条腿还是比另一条略短一些。

摘自《依纳爵·罗耀拉生平》

16世纪欧洲|战争中的炮弹使用示意图

文摘二:

直到26岁时,依纳爵仍是一个醉心于世俗虚荣的人。他最喜欢便是耍剑练武,心里那个伟大却愚蠢的渴望就是赢得功名。当他在一个受到法军攻击的要塞时,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应该投降保命,因为他们很清楚地看到,他们已经无力抵抗。然而,依纳爵却给了指挥官各种理由,实际上是在劝说他抵抗到底。尽管其他将领都反对这一建议,可指挥官却为依纳爵的精神和决断所鼓舞,而下令抵抗。

在他们预料要面临被轰炸的那一天,依纳爵向队伍中的一切同伴告了罪。(编注:当时西欧军中流行的传统)在轰炸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一颗炮弹击中了他的一条腿,几乎将其击碎。因为那颗炮弹从双腿间穿过,所以另一只腿也严重受伤。就在他倒下不久,堡垒上的人便缴械投降了。虽然他成了俘虏,但法军却以礼貌和善意,认真地处理了他的伤口。在潘普洛纳待了大约12到15天后,他被人用担架抬回了老家。

在家里,他的伤势变得严重起来。从各地被召集来的内科和外科医生们,诊断这条腿应该被再一次折断,让骨头归位。他们说,或许这些骨头第一次接得不好,也或许在路上又被碰碎了。因为这些骨头位置都不对,所以他不可能很好地恢复。因此,他再一次忍受了屠宰般的疼痛。手术时,他每说一句话,也没有露出痛苦的迹象,只是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在之前或之后的那些屠宰式的痛苦中,他也是这样表现的。

然而,他的情况却继续恶化,已无法进食 ,并且表现出一些其它通常是死亡前兆的症状。圣若翰瞻礼到来时,有人建议他办告解,因为医生们对他的健康情况已不抱希望。他在圣伯多禄和圣保禄瞻礼的前夕,领受了(临终)圣事。医生们说,如果半夜时还不见好转,他可能就会死去。可是,刚巧这个病人敬礼圣伯多禄,所以我们的主恩赐他,就从半夜开始有了好转。他的康复速度如此快,几天后,医生们认为他已脱离了死亡的危险。

不过,当他的骨头愈合时,膝盖下面的一块压在了另一个块上面。让不但使这条腿变得短了,而且这块突起的骨头看起来很丑。他根本无法忍受这种情形,因为他已志在世俗职位,而他认为这会损坏他的形象。他问外科医生是否可以切除。他们告诉他,可以切除,不过痛苦要比之前所有手术带给他的都大;因为这块骨头已经愈合,况且切除要花很长时间。可是,依纳爵自己选择要去为此“殉难”;而他的哥哥对此很是震惊,并说他自己从不敢去忍受这种痛苦。可这个受伤的人却以他通常的耐心忍受了这一切。他们把那地方的肉鸡多余的骨头切除后,又用了一些矫正措施,好使这条腿不会变短。期间不断使用油膏,而且连续不断的拉伸,折磨了他好几天。然而,我们的主继续维持着他的健康,这样他在各方面都好了起来,只是不能随便站立起来,因此他被要求卧床。

摘自《一个朝圣者的回忆》

(战场上受伤后的依纳爵)

主题反省:

我们这一站的主题是:打乱。我们要祈求的恩宠是:开放。

依纳爵在这一场战斗中严重受伤,从此,他的生活被打乱了。身体上的伤是明显的“打乱”,因为他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自由,而且还要忍受巨大痛苦,甚至体验濒死的感觉。这种外在身体的伤,也“打乱”了他原来的梦想和计划,甚至一度对未来让他失去希望。这些,直接造成了他心理上的“扰乱”:失望、无奈、无助、焦虑、苦闷、甚至绝望。

然而,在这整个过程中,一直有人在他身边:同仇敌忾的本国同袍和将领、俘虏他却为他疗伤的法军、长途跋涉抬他回家人、老家的医生、他的家人….。甚至,他还经历了一次“奇迹”:病危时刻,因圣伯多禄的转求而好转。

我们各自的生命历程中都会有一些被“打乱”的经验。有的人可能会有很明显的“炮弹经验”,比如: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或家庭的意外、失去一位亲爱的人、一场大病、一次惨重的失败、甚至一次被侮辱或不公正对待的经验…总之,这些经验就如一颗突如其来的“炮弹”,击中了你的生活,给你带来了伤害、疼痛、破碎、甚至濒死挣扎。有的人可能没有很明显的类似经验,但也会有一些生命被来自外部因素所“打扰”的经历。

在你的这些经验当中,你又经历了那些身边的人呢?他们带给你的又是什么?或者,你也经历过某种“奇迹”时刻?

就像那颗击中依纳爵的炮弹一样,你生命中的这些经验都不是你计划中的,甚至是被迫接受的,而且往往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身体上的或心理上的,也或者两者都有。这些经验,通常当时都很难忍受,甚至有些会跟随你一辈子——就像依纳爵腿上那块骨头,让他的后半生总是跛脚走路。

在这一站,我们不会去美化任何“炮弹经验”,不过我们也不会让它们随便发生,而是祈求一种“开放”的恩宠,去看看这个(些)经验中,是不是有某个“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就像一颗很小的恩宠的种子,我们当时可能没发现或没认真对待。

因此,在你回顾你的“炮弹经验”时,看看是否能找到那颗“恩宠的种子”?或者,是不是这颗种子已经在你的生命中发芽生长甚至开花结果?而我们知道,让种子发芽成长的第一步就是:开放。一块对成长开放的土地,就是一块愿意让给这颗种子自由和需要的环境去成长的土地。我们生命中的这颗“恩宠的种子”也是一样。

我们今天在阅读或默想依纳爵生命的惨烈经验时,我们已经知道他后来的皈依和成立耶稣会的伟大事迹。但是,在这一站我们不会谈到他心灵转变的时刻,反而聚焦于他当时所受的伤和痛苦有多大、多具体、多真实,也就是他的“炮弹经验”本身。请记得,这时候的依纳爵,虽然遭受这般痛苦,甚至出现奇迹——因圣伯多禄的转求被医治,但他心心念念的认识世俗的荣耀和自己的旧梦。然而,这正是我们的反省点:如果依纳爵当时继续这样下去,没有对天主早埋在他心里的那颗“恩宠的种子”开放,还会有后来的一切吗?

当然,那时的依纳爵,或许已经开始向天主开放,只是尚未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他对《传记》书写人回忆这一段经验时,甚至在他讲述之前自我反省时,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最后,请不要忘记我们上一站提到的:我们有继续成长的可能性。正如圣保禄所言:“天主使一切协助那些爱他的人,就是那些按他的旨意蒙召的人,获得益处。” (罗8:28)

我们基督徒的信仰,并不会给我们保证生命一帆风顺,却会告诉我们该如何去面对,不只是用拥有正能量的心态,更是用“那位”的生命价值观,好让我们的生命本身变成像他那样圆满的生命。他便是那颗小小的“恩宠种子”的创造者和播种者,他就在这“种子”里面,他就是这颗“恩宠的种子”。或许,你已经明白,他,不是依纳爵,而是依纳爵在“炮弹经验”后所深爱的那一位——耶稣基督。

亲爱的朝圣同伴们,像上周一样,请你随依纳爵慢慢走——要记得,这一站的他不但忍受剧痛,而且卧床不起啊——所以要走慢一点。需要放慢的,除了我们回顾生命的速度,还有心灵体验的速度。

(潘普洛纳现代城市与遗址)

(潘普洛纳依纳爵受伤处)

每日圣言相伴:

1

耶稣对他说:“你愿意我给你做什么?” 瞎子说:“师傅!叫我看见!”

——谷10:51

2

司祭长和经师听了,就设法要怎样除掉他,却又害怕他,因为全群众对他的教训都惊奇不已。

——谷11:18

3

当耶稣在殿里徘徊时,司祭长、经师和长老来到他跟前,对他说:“你凭什么权柄作这些事?或者,是谁给了你权柄作这些事?”

—— 谷11:27-18

4

“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

——玛28:20b

5

因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他的名字是圣的。

——路1:49

6

耶稣就对他们说:“凯撒的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他们对他非常惊异。

——谷12:17

7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岂不是因为没有明了经书,也没有明了天主的能力,而错误了吗?

——谷12:24

 

 

往期回顾: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3:「耶稣会依纳爵年开幕」2020.5.20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2:贝主教反省「炮弹经验」

爵式灵修|依纳爵年1:在基督內得见崭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