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84.求知
发布日期:2021-04-30   |    作者:文/詹姆士•马丁

对基督徒来说,认识神也意谓认识一个人:若是你想要知道更多关于上主的事,就要学习更多关于耶稣的事。

我们可以这样说,纳匝肋人耶稣是天主诉说的一则故事。正如耶稣借着比喻传达灵修上的真理,你可以设想天父同样这么做。为了传达重要的真理,天主对我们讲了一个比喻:耶稣。

耶稣是天主的比喻。所以,你想要得知关于天主的事,就去认识耶稣吧。

与天主为友(二)

一份新友谊中最令人享受的部分,便是发现朋友的背景——发觉他的嗜好和兴趣、聆听他童年有趣的故事,以及逐渐认识他喜悦的事和他的希望。当两个人坠入情网,会更强列地渴望认识对方,这是亲密的另一种方式。

你与天主的关系也是这样,尤其是在早期,你可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要尽量得知有关天主的事。你发觉自己想着关于天主的事,并且想知道:天主是什么模样?我要如何才能知悉关于天主的事?

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最简单的方式之一,便是听别人谈论他们自己对天主的经验。

几年前,当我在编《我如何能找到天主?》这本书时,收到一篇美丽的文章,出自《越过死亡线》 (Dead Man Walking) 的作者普端珍修女 (Helen Prejean)。她写道:「我在穷苦和奋力挣扎的人们脸上,找到通往天主最直接的路。」普瑞珍修女谈到与穷人在一起的工作,特别是关在死刑犯牢房的男男女女,如何把她带领到「超越我们人性中想要安全稳妥,与舒适熟悉的事物在一起的那个部分」

稍后,普瑞珍修女在文章中提出了河流上的小船的模拟。当你开始寻求天主,你的帆涨满了风,你的小船可能被带到料想不到的地方。但「祈祷」是那旅程中的重要部分。她说,你的船不仅需要帆,也需要舵。普瑞珍修女的答案提醒了我,关于天主,还有许多事要透过他人对天主的经验来学习。

每篇文章都教导了我关于天主的新知——例如,我从来没想过天主有如一个舵,让别人告诉我们他们对天主的经验,就像让一位朋友把她朋友中的一位介绍给我们。或者也像对一位老友有新发现。

得知关于天主之事的另一种方式,是透过圣经。在我编的那本书中,我最喜爱的文章之一,是耶稣会士哈林顿 (DanielJ. Harrington)

写的,他在波士顿大学教新约,是我读神学时最喜欢的教授之一。他在文中讲了一个关于认识天主的感人故事。

当哈林顿还是小男孩时,他口吃。十岁时,他在报纸上读到,梅瑟(摩西)也口吃。于是他去查阅《出谷纪》(《出埃及纪》),果然读到梅瑟对天主说:「我是个笨口结舌的人。」男孩读了《出谷纪》中这整段故事(第四章),讲述上主如何承诺与梅瑟同行,并且最终让以色列民族获得自由。

哈林顿写道:「我把那故事读了一遍又一遍,它逐渐对我发生作用,塑造了我的宗教意识,直至今日。当我还是个十或十一岁的男孩时,在圣经中找到了天主,从此以后,我一直持续如此。」

但故事还不止于此。身为圣经学者,哈林顿现在花很多时间研究圣经并授课;身为神父,他也宣讲圣经的道理。有时候,「在这些美妙的活动中……我偶尔会口吃 」

接着,他把自己的口吃和圣经连结起来:

这会把我带回我与圣经的心灵之旅起始点。虽然我笨口结舌,和梅瑟一样,我仍听到《出谷纪》第四章 11-12节的那些话:「是谁给人说话能力?是谁使人口哑耳聋,眼明眼瞎呢?不是我上主吗?现在你去,我要帮助你说话,指教你该说什么。」

圣经是认识天主的古老途径。首先,读圣经有助于启发我们,按「启发」这个英文字汇 inspire 的字面意义来说,意指将天主的圣神 (spirit) 置入 (in) 我们内。其次,圣经告诉我们天主与人类关系的历史,因此它也告诉我们关于天主的事。第三,它讲述人们在这整个历史中——从旧约的先知到宗徒以至圣保禄——与天主建立关系的方式。你在圣经里看到天主与你、与人类、与个人建立关系。藉由所有这些方式,圣经帮助你逐渐更认识天主 。

对基督徒来说,认识神也意谓认识一个人:若是你想要知道更多关于上主的事,就要学习更多关于耶稣的事。神降生成人的一个理由,是要更清楚地显示给我们,神是什么样子。耶稣确实是上主的化身,所以你能怎么描述耶稣,你就能怎么描述上主。

还有另一种观看天主的方式,就是透过比喻——一个取材自日常生活的故事,来开启你的心智,以新的方式思量天主。

「比喻」是纳匝肋人耶稣所使用的主要方式之一,用来传达祂所了解的一些难以捉摸但重要的概念。例如,在《路加福音》中,耶稣告诉群众应善待近人,如对待自己一样。但当人问他:「谁是我的近人?」时,耶稣没有给一个精确的定义,却编织了良善的撒玛黎雅人(撒玛利亚人)这个故事,其中的撒玛黎雅人帮助了一位遭遇危难的近人(路十 29-37) 。而当人请祂解释何谓「天主的国」,也就是祂宣讲的主要讯息时 ,耶稣讲了一些关于芥菜子、麦子和莠子,以及落在石头地里的种子的简短故事(谷/可四)。

用词严谨的定义会封闭住思想,并可能流于浅薄;而故事却开启聆听者的心智,无限深沉。故事承载意义,却不必被转换成拘谨的叙述。比喻也与听众的正常期待反其道而行,原先视之为仇敌的撒玛黎雅人(至少为耶稣身旁的犹太群众而言),在耶稣的故事中却完全翻转为一名关怀陌生人的善人。

我们可以这样说,纳匝肋人耶稣是天主诉说的一则故事。正如耶稣借着比喻传达灵修上的真理,你可以设想天父同样这么做。为了传达重要的真理,天主对我们讲了一个比喻:耶稣。

耶稣是天主的比喻。所以对基督徒来说,如果你想要得知关于天主的事,就去认识耶稣吧。

你也能透过圣人圣女的生平来获知有关天主的事,并见证天主如何带领他们满全天主对世界的梦。

对我来说,很少有别的事比阅读圣人传记更让我享受的了,尤其是耶稣会的圣人们。当我读到这些故事:他们多么爱天主,又如何在自己生命中经验到天主的爱时,对于那份爱的源头,我学到更多。

例如,1881至1955年在世的法籍耶稣会士德日进,是-位古生物学者,他不仅在弥撒和其他较明显的神父职责中,也在自己身为科学家和博物学者的工作上找到天主,这工作让他走遍全球。德日进在有生之年,广博地以科学与宗教间的相互作用为写作题材。(有-段时期,梵蒂冈教廷认为他的作品太具争议往,对他讲论天主的一些新颖方式存疑。)

德日进透过许多管道与天主相遇,包括默观大自然。他写道:「有一种与天主的共融,还有一种与大地的共融,以及一种透过大地与天主的共融存在着。」当我初次读到这段话,它帮助我更了解自己小学时骑车上学的经验。德日进了解,借着看见天主如何在宇宙中揭示美和秩序,并且永远在创造和更新物质世界,你能透过自然界洞悉关于天主的事。

我们能藉由这些有圣德人士的经验学到关于天主的事,也能透过这些人本身学到。透过他们,我们能瞥见超越者。这不是说他们是神灵。而是说,他们就像一扇明凈的窗,天主的光能透过这扇窗放射光明。

比德日进更平易近人的例子,是一位名叫乔 (Joe) 的耶稣会士。当我初次遇到乔时,他已将近七十岁,作为一位「灵修上的父执辈」跟我们一起住在初学院,为年轻人提供宝贵经验和典范。

乔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自由的人之一。有一次,他前去探访在牙买加首都京斯顿(Kingston, Jamaica) 的一些耶稣会士,但班机在波士顿延误了五小时。最后,航班取消,乔回了家。那晚我在初学院客厅碰到乔,他正静静地读着一本书。我问,「你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答:「最可笑的事!我们原本该起飞了,然后延误一小时,接着又等了一小时,直到他们再次延误。」乔咯咯笑着,详细述说着导致旅行最终取消的几番延误。之后,他找回行李,并搭长程的地铁(波士顿的T线)回家。「所以现在我在这里!」他笑道。

倘若这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定会饱受挫折煎熬。我惊异地说:「你当时不生气吗?」

他说:「生气?为什么要生气?我也拿它没办法。何必为了你不能改变的事生气?」

面对压力时维持平静,并不会让你圣善,更不会让你成圣。但它是个开始。超然、自由和幽默感是迈向圣善之路上的指标。熟悉依纳爵之道的乔,明白健康的灵修要求自由、超然和开放。当你问这位老神父想不想尝试新鮮事——比如看一部备受争议的新片、去一家新开的餐馆、到很远的堂区去观摩体验一台弥撒——他往往会回答:「为什么不?」

的确,为什么不?像乔这样的人显示出与天主友谊的果实:自发、开放、慷慨、自由、爱。跟乔在一起的时光,不仅让我认识这位特别的耶稣会士,也让我学到天主在这些人生命中行动的方式。圣善的人们让你得知天主如何发挥影响力,而你以这种方式,学到关于天主的事。

整体上,获知关于天主的事——透过他人对天主的经验、圣经、圣人圣女——是滋养你属灵生命的一部分,因为得知天主的事便是与天主建立关系的一部分。

 

未完待续

节选自《平凡见神妙》

 

我们非常期待听到您对《爵式灵修》内容的心声与反馈,如您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

可以发邮件到:986193703@qq.com,期待您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