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圣体)圣事——道成肉身的延续(上):人如何达到天人合一?
发布日期:2020-09-19   |    作者:纳爵之盾

 

引 言

 

感恩祭是我们参与最多的教会礼仪,而圣体圣事也是我们最常领受的圣事。教会宣称:感恩(圣体)圣事是“整个基督徒生活的泉源与高峰[1]”,“至于其他圣事,以及教会的一切职务和传教事业,都与感恩(圣体)圣事紧密相联,并导向这圣事;因为至圣的感恩(圣体)圣事含有教会的全部属神宝藏,也就是基督自己,他是我们的逾越[2]”。但是在生活中,许多基督徒虽然也经常去望弥撒(参与感恩祭)、领圣体,却感到疲惫困乏,灵性生命枯竭萎缩,信仰没有活力,体认不到圣体圣事为他们灵性生活的泉源,也没能从这泉源中汲取到自己生命所需要的活水!

 

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感恩祭(圣体圣事)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泉源和高峰呢?这到底与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如何能体认到圣体圣事蕴涵的宝藏——耶稣基督?本文愿尝试着从人学、神学以及牧灵的角度来探索这生命的泉源,让更多的人可以从中快乐地汲取活水,使自己的生命之树常青。

 

 

一、 人学:人渴求其本性的实现

 

01 圣经中对人的看法

记得儿时曾看过《小蝌蚪找妈妈》的动画片,讲的是一群刚出生的小蝌蚪寻找自己妈妈的故事。它们先后碰见了大金鱼和小乌龟,以为是它们的妈妈,结果它们都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最终找到了自己的妈妈——小青蛙!小蝌蚪们在寻找的过程中慢慢长大,逐渐变成了小青蛙。小蝌蚪找妈妈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寻找身份认同的过程。无论从哲学[3]上讲,还是从心理学[4]上说,人仿佛如同小蝌蚪一样,也在努力寻找自己身份的认同: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自己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圣经上说,人是天主的肖像(Abbild),即人是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所造的(创1:26-27),人的身体虽然来自尘土,但因得到天主生命的气息而成为有灵之物(创2:7)。既然天主是人的原像或本像(Ur-Bild),人就是其临摹像或复印件,因此人只有找到了天主,才能完成和实现其身份的认同(Identität,Identifikation),才算找到自己的最终归宿。如同圣奥斯定所说:“因为我们是为了祢而受造,除非安息在祢内,我们的心将得不到安宁[5]。”

 

02 西方几位哲人对人的看法

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认为:人是被投入在世界的存有。由于人的被投入,于是人对自己的存在意义无法肯定,因而有了“挂念”(Sorge) 。在这种存在状况下,人必须对自己的未来有所“设计”(Entwurf), 给自己的存在赋于一种自己所选择的意义和目的[6]。著名神学家拉内认为,人是一个指向天主的具有绝对的超验性的存有(als das Wesen der absoluten  Transzendenz auf Gott hin)[7]。人因其彻底指向存有的超验性(die Transzendenz auf Sein überhaupt)和彻底指向存有的绝对开放性(dieabsolute Offenheit für Sein überhaupt),拉内便总结说:“人就是精神”(Der Mensch ist Geist)[8],或者人是世界中的精神(Geist in Welt)[9]。人的精神超越性促使人去寻找和实现自我,不断地向前追求一种更圆滿的存有意义。

 

 

03 中国哲学对人的理解

《说文解字》解说:“人,天地之性最贵者也。”中国古人认为人为天地间所有生物中最尊贵者,所以人乃万物之灵[10]。人本性来自于天,由天命下贯成[11],即“性自命出,命自天降[12]。”《中庸》开端更明确表达为:“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因其本性由天所赋称之为“天性”,由人所受则称之为“人性”。何光沪认为,那时“天命”中所谓的“天”并不是现代人所理解的自然意义的“天”,而是具有人格意义的至上神[13]。

 

人欲实现自我,那么人就应认识自己,实现或完成自己的本性。因为人性来自天命,所以人应如孟子所言:“尽心知性以知天”,进而“存心养性以事天[14]”。换而言之,人的本质使命就是认识天命[15],在生活中实践天意[16],期待最终完善其天赋之本性,达至天人合一的终极境界。

 

综上所述,不管是圣经,还是西方的一些哲人,或是中国古代哲学,都认为:人是一个有灵之物,其本性(或称本质)源自一位超越的奥秘者(天,天主或上帝,或绝对者等)。本性推动人开放自己,向上提升,以期最终能接近和享见那位奥秘者。人的这种“意识行动”往往是隐秘的或潜藏的,但是,不管是饱读经书的博学之士,还是目不识丁的村妇野老,当他(她)因做亏心事而受到良心谴责时,或者因至极冤喜,举目向天呼喊“天哪”、“老天爷”、“老天开眼吧”时,他已经经验到这位奥秘者,表现出对祂的终极性敬畏与信靠。因此,人欲实现自我,完成自己的本性,就要识天意,循天道,尽人事,以企望最终能达至天人合一的终极境界[17]。那么人凭借个人的努力(奋斗)是否能实现自己的终极目标呢?

 

 

二、 人对救恩的需求

 

让我们回到本文开头《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它们的妈妈——青蛙,是一个既可以下河游泳,又可以上岸捉虫,长着四条腿,没有尾巴,大嘴巴的小动物。而小蝌蚪又黑又小,只有尾巴没有腿,不能上岸只会游泳,更像鱼类。他们的形象差别巨大,根本无法将二者联系起来。所以在小蝌蚪没有长大之前,认出青蛙是它们的妈妈实属困难。同样的,无限奥秘的天主对有限的受造物——人来说更是深奥莫测。

 

天是无穷无尽的奥秘,所以人渴望实现其本性,认识天意,通过“尽心知性以知天”,并借着“修心养性以事天”达到最终的圆满——天人合一之境界,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首先,天对人来说是隐藏的,所以人根本无法确知其意愿;即便是通过穷心尽性能得到天意,也无法确定自己所得知的是否真的就是天的本意,更何谈最终实现天人合一?

 

另外,从人的经验得知,我们是软弱的,很难实践天意,往往明知自己应该做的事,偏不去做;不该做的,自己却偏要做(罗7:15)。其次,人生在世充满了各种诱惑,如迷恋于钱财、地位、面子,贪恋于权力、性欲等等,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很容易做违反良心,伤天害理的事,而深受良心谴责,心神不安,会对自身能否实现天人合一表示怀疑。最后,即便我们竭尽全力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一切,我们仍不能确定能否实现自己的终极愿望,因而叹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或“尽人事而听天命”。

 

由此可见,人因对实现自我,完成自己为人的本性,达至终极目标的不确定性,因而常处于深层的焦虑之中。“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此时人会仰天发问:“茫茫世界,敢问人生路在何方?” 处在困境中的人会因此转向求助于上天,渴望得到一个来自天(即奥秘本身)的标志,好确认自己是否能实现终极目标——即一个可信靠的希望!为的是能让自己在此纷乱浮躁、物欲横流、虚无变幻的世界上获得安身立命的根基,使生活有盼望、有意义。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人是否能得到这个我们所渴望的来自奥秘本身(天,或上帝)的根本性标志呢?神是否愿意把自己的意愿启示给人呢?

 

 

三、 圣言成了血肉——道成肉身

 

借着教会的信仰我们得知:这位奥秘者(天,天主或上帝)深知由他而来的人类是如何的有限、软弱和困窘,凭自己根本无法完善其本性,实现其人生终向,接近奥秘者即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借用教会神学术语来说,人凭自己根本无法达到天主面前,以分享其永恒圆满的生命。

 

天主却因祂的慈善和智慧,乐意把自己启示给人,并使人认识祂旨意的奥秘。按照自己的计划,天主派遣了自己的儿子,取了人的血肉之躯,在两千多年前进入到人类的历史中,生活在当时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境内。他的母亲是玛利亚,因其家乡是纳匝肋,所以他被当时的人称为纳匝肋人耶稣。耶稣(基督)既是人又是神。祂以自己整个的亲临,以言以行,以标记和奇迹,特别以自己的苦难,死亡及复活向人宣布和证实:天主爱世人,于是派遣了自己的独生子来到世上,为把处于困境中的人类拯救出来,使人满怀希望并确信,借着他,人能够接近父,并成为参与天主性体的人,分享他圆满永恒的生命[18]。

 

所以耶稣基督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借着他,人就能够到达天父前(参若14:9),实现终极目标——到达天人合一的境界。正如教父亚大纳修所说:“原来天主子成了人,是为了人(我们)成为天主[19]”。因为天主作为人的原像(Urbild),是无形无像的奥秘,是永远不可见的,我们人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但这位降生成人的耶稣基督,他既是人又是天主,为不可见的天主的本像(Ebenbild)(哥1:15)。

 

换句话说,他就是天主本体的真像(希1:3),他是可见的、可触摸的,如果我们能找到他,就能找到那不可见的天主。有一次,耶稣的门徒斐理伯请求耶稣说:“主!把父显示给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他回答说:“斐理伯!这么长久的时候,我和你们在一起,而你还不认识我吗?谁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若14:8-9)由此看来,我们如果认识耶稣、相信耶稣、跟随耶稣就能遇见和接近无形不可见的奥秘本源——天父,最终面对面的见到他[20]。

 

这样人借着接近耶稣,效法他,得以与父的惟一子的肖像相同,就能得以接近和肖似父,分享父的无限光荣[21]。如此我们最终就能与我们的原像(底片)接近与相合,完成自我,实现天人合一的终极目标。

 

耶稣在世毕竟只生活了约三十三年,在经历死亡和复活后就离开了我们,升天而回归到天父那里去了。那么,今天的人——即在他离世升天两千多年后才出生的我们,如何才能与他相遇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