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94.静默
发布日期:2021-06-04   |    作者:文/詹姆士•马丁

静默是聆听天主的最佳方式之一,不是因为天主在嘈杂的一天中没跟你说话,而是因为静默能让你比较容易倾听自己的心。以友谊来作类比,有时候你需要安静,非常专心地聆听你朋友要表达的重点。

跟天主在一起,即便在全然的静默中,感觉上什么也没发生,你和天主一起度过的时间愈多,你成长的也愈多,因为处于神圣的临在中总是有转化作用。

与天主为友(七)

你在灵修生活中乐意接受静默吗?有时候天主似乎很遥远,有时候在你日常生活或祈祷中,似乎没有任何事发生。

克洛迪舒克 (Brian Kolodiejchuk, M.C.) 编著的《德兰修女:来作我的光》(Mother Teresa: Come Be My Light), 揭示德蕾萨姆姆在书信及日记中,谈到她痛苦的「黑夜」——在祈祷中感觉彷若天主不在的一段漫长时期。这提醒人们,静默是普遍的,即便在圣人的生命中也一样。许多信友感到惊讶,甚至愤慨,因为德蕾萨姆姆经常说起在祈祷中感受不到天主临在。有些世俗的评论者甚至指称,她对静默的那些描述是她信仰薄弱的证据,或是天主不存在的证据。

但是静默是任何关系的一部分。试想,当夫妇或情侣相隔两地,或者更进一步,想想和一位朋友-起开车长途旅行的情境。你的朋友必须每分钟都说话吗?再想想一对情侣并肩在海滩漫步,默默无语。有时候朋友之间的沉默可能痛苦而令人困惑,但也有时候一种带着陪伴意味的静默令人安慰。

曼迪修女,就是我在格罗瑟斯特避静院的朋友,注意到祈祷中的静默与友谊中的静默另一相似之处。她说:「有时候,会有一段时间我的朋友毫无音讯 但是无论我是否收到他们的信息,我都知道他们仍是我的朋友。在祈祷中也是如此。无论是否感受到天主的临在,我都知道天主在。」

当我还是初学修士时,祈祷中的静默令我很抓狂。有一天我告诉大卫:「真是荒谬!我祈祷中什么也没发生。这根本是浪费时间。」

大卫说:「你的意思是?」

我说:「嗯,我坐下来祈祷,没发生任何事。我就这么跟天主一起坐了一小时。真是浪费时间」

大卫笑了。「跟天主在一起是浪费时间?」

我也不由得笑了。处于天主的临在内,永远不是浪费时间——即便感觉上没发生什么事。

你能够因某人的无言陪伴而欣喜。正如席尔芙最近给我的一封信中写的,你能够在安静中与主同在,相信静默不表示天主离开了你。或者,你可以单纯享受处于天主的临在内。

看待此事的另一方式来自亚里士多德,他相信我们会与自己默观的对象变得相似。你是否遇见过一对似乎吸收了彼此特质的老夫妇?他们分享同样的兴趣,会帮彼此把一句话讲完,有时候他们甚至看起来很像。跟天主在一起也一样:即便在全然的静默中,感觉上什么也没发生,你和天主一起度过的时间愈多,你成长的也愈多,因为处于神圣的临在中总是有转化作用。试想一下梅瑟从西乃山(西奈山)上下来,面容发光。「与天主在一起浪费时间」——大卫对于祈祷最喜爱的描述之一,即便在那些静默时刻,最后结果却一点也不浪费时间。

但我们对静默感到困扰还有另一个理由:我们一点都不再珍视静默了。

袖珍的电子产品——ipod 、黑莓机、手机、笔记本电脑 已经打造了一个经常接收刺激的世界。这大部分是好的,有效率,甚至有趣。当你卡在拥挤的车阵中,你最喜爱的音乐歌曲全在手边随时可听,为什么不呢?拥有电视、收音机和网络,让你跟得上周遭的世界,又有何不可?那些都是数位时代的成果。

然而,我们是否愈来愈沉迷于这些玩意儿?我们每日耗费于媒体的时间持续增长,而我们脱离数字设备的能力则日益减退。

前几天,一位影片执行制作人在车上用手机打电话给我,询问关于她希望在一部有关教会的新影片中采用的一首音乐的选择。最合适的天主教圣歌是什么?她问。当我开始给她一些建议时,她说:「等等,我们谈话时我必须把这个讯息传给某某人。」我讶异地说:「你一面开车,一面跟我讲电话,同时还要传简讯?」

我们正渐渐丧失静默的艺术——走在街道上,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关上房门,自己安静独处。坐在公园长椅上思考。我们害怕安静,可能是因为怕听到来自内心最深层的声音。我们可能害怕听见那「安静而细微」的声音。它会说什么?

它会要求我们改变吗?

为了联系,你可能必须先切断联系——切断与嘈杂世界的连结,好能与静默连结,在那里,天主以不同的方式向你说话。你不能政变我们嘈杂的世界,但你能不时断线一下,送给自己「静默」的礼物。

静默是聆听天主的最佳方式之一,不是因为天主在嘈杂的一天中没跟你说话,而是因为静默能让你比较容易倾听自己的心。以友谊来作类比,有时候你需要安静,非常专心地聆听你朋友要表达的重点。正如我姊姊有时候告诉她孩子的:「你有两个耳朵一张嘴,理由是:聆听比说话重要。」

如果你的环境(内在和外在的)过于嘈杂,可能很难听见你的朋友——天主——试着跟你说的话。

 

天主准备的新方式

虽然友谊是与天主关系的极佳类比,但却不是完美的类比。如我所提过的,我们的朋友当中没有人创造过宇宙。而且天主不像任何其他的朋友,祂永远不会变。正如李察·雷翁纳在《对已皈依者讲道》 (Preaching to the Converted) 一书中所写的:「如果你感觉天主很遥远.那么猜猜看是谁离开了谁!」

尽管如此,援用贝瑞神父丰富的洞见——以个人关系的角度来思量祈祷——能有助于厘清你与天主的关系。如果你对自己与天主的关系感到不满,那么用友谊的观点来思考它,设想你对这份友谊可能有疏忽的一些面向,以及你能怎么滋养它。

这模式也能让灵修生活不那么令人裹足不前。它有助于让人更了解:与天主的关系,能纳入自己的生命,而非只为圣人及神秘家而设的。

就连灵修生活的进展,也反映一份关系的进展。如我之前提过的,在许多关系的开始,通常有一段蜜月期。你只想花时间和对方在一起。但这份关系必须超越表层,进到更深、更复杂的层次。它也会带领你,进到你刚坠入情网时不可能想象到的地方。它会有高低起伏、静默的时候、挫折的时候。就如同任何友谊都会如此。

在你生命中,与天主的关系会经历转变:有时候这自然而然,几乎是轻轻松松地发生,并且感觉丰富,令人欣慰;而其他时候这似乎很难,简直是吃力、让人厌烦的事,看起来几乎没什么「成果」。不过正如所有的友谊,重要的是要继续努力,我们终究会更深地认识祂并且爱祂,也让祂更深地认识你、爱你。

 

节选自《平凡见神妙》

 

往期精彩: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六):改变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五):细心聆听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四):聆听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三):真诚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二):求知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一):花时间

 

我们非常期待听到您对《爵式灵修》内容的心声与反馈,如您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

可以发邮件到:986193703@qq.com,期待您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