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92.改变
发布日期:2021-05-28   |    作者:文/詹姆士•马丁

你童年的天主图象可能需要成长。当你还是孩子,看到的天主可能和我的一样:伟大的问题解决者。稍后,你在和天主的关系中可能把祂当成父母。当你逐渐成熟,你又会以不同的方式与天主建立关系:造物主、圣神、爱 。 基督徒可能也会发现自己以不同方式看待耶稣:不仅是救世主和默西亚,或许还是兄弟和朋友。

在每一种情境中,与天主的关系都会变化。……若你总是以同样的方式想象天主,无论这多么真实、美丽,你将无法领受祂为你准备的多种新路径。」

与天主为友(六)

健康关系的另一面向是改变。始于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友谊可能是最宝贵的。然而,若我们不容许对方改变,友谊不会加深和成熟。不过,和友谊一样,改变也能在个人与天主的关系中构成威胁。

许多信友预设他们和天主的关系将会维持不变——或者应该维持不变,和他们还是孩童时一样。譬如,有些成人觉得自己不能对天主生气或失望,因为他们年幼时不曾怀有那些心情。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别人告诉他们那些感受是不对的。

最近有位年长的天主教妇女,把《巴尔的摩教理问答》 (Baltimore Catechism) 当中的一些问题影印了一份寄给我。从十九世纪末直到1960年代晚期,许多天主教儿童用过这本教理书。在谈论罪的那章未尾,附有一些问题,帮助儿童更加了解他们的信仰。但是,有些问题听来更像是法学院的试题。这位妇女在下列的问题上做了标记,加上反讽的评注:「我个人的最爱」。

吉尔斯办完告解,离开教堂时,遭到了杀害。吉尔斯之前曾离开教会二十八年之久。他大略满全良好告解的要求,这星期的聚会中唤起他的忏悔,但并不完善。那位施害者逼吉尔斯说自己是不是天主教徒,并威胁如果他是,便要杀他。吉尔斯无惧地说:「我是,感谢天主!」请问,吉尔斯会直达天堂,还是会先到炼狱一阵子?请举出你答案背后的理由。

哀哉,可怜的吉尔斯!可怜的三年级学生——他们必须解答这样的难题。当然,至少打从十诫开始,宗教的法令规章便已存在通行。

几乎每个有组织的宗教都有自己的法规。(倘若你想要一个好例子,去查查天主教的《天主教法典》。)修会也一样:我所持有的耶稣会《会宪》,长达502页。

规则是任何团体重要的一部分。因为规则使我们能健康地在与他人的关系中生活。规则带给团体秩序,也有助于规范个人的生命。宗教法规是为了导向心灵健康而设的,讽刺的是,有些批评宗教法规的人,反倒遵循一套更严格的、为了导向身体健康而设的规则。节食计划和运动课程往往和任何教会法规一样严苛。

但是,过度依赖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宗教,能导致这样的一幅天主图象——一位只关心执法的交通警察,或者像一位朋友所说的,一位假释官。熟记《巴尔的摩教理问答》的孩子中,不知有多少会认为:灵修生活并非一位慈爱的天主要与我们建立关系,而是一位专横天主订定的一系列复杂规矩?

这种教导风格或评对教育年幼的孩子有其必要,但若那教导从未加深,也能阻碍这些孩子在长大成人后与天主建立关系的能力。就像是你已经二十好几了,还以你小学时期的方式与父母亲互动。我从辅导过的人那里听到的,最明显的例子是,几乎毎个抓住孩童时期的天主概念的人,不只把天主视为一位判官,更糟的是——我用法国哲学家笛卡尔的图象来说——还把天主视为「邪恶的精灵」。

当一个人开始有意于灵修生活时,祈祷通常是喜悦的,正如任何关系,在初期都令人陶醉。阅读圣经和灵修书籍是种乐趣,与教友同僚谈论自己的灵修令人享受,教会的服务丰富充实。一切都自然轻松,充满喜乐,就如恋爱开始时。你想着:万岁!我爱灵修!

但很快你就透过祈祷、对话或良心的呼声,受邀去做补赎,离开有罪的行为,顺服于新的生活方式。用一句话来总括,就是:请你改变。你可能会看到自私与你新发现的信念不一致。你可能感受到一种召叫,要你原谅某个让你心怀怨怼的人。你可能感到受吸引,要按照圣经过简朴的生活。

那便是恐惧来临之时。

这很自然。改变令人惊恐。但这恐惧不一样——它是一种对天主要带你去何处的害怕,怕天主请你做不利的或危险的事。你会想:虽然我感到天主召叫我去原谅这个人,我还是确定这为我会是一场灾难。天主会捉弄我!一位年轻人在思考有关入耶稣会的事,而他害怕若跟随天主的邀请,下场会很惨。

这时可能就需要重新探视自己的天主图象了 在这些情境中,往深处探索会有帮助,并且要问:对我来说,天主是谁?往往一个人的图象还停留在三年级。或是这图象——严峻的法官、疏远的父亲,或不愿饶恕的父母亲——不带给人生命。耶稣会士修斯在《惊奇的天主》中写道:「我们对天主怀有的特定图象,大半取决于自己所受教养的特质,以及我们曾如何反应。因为我们的观念和由感受而来的知识,都源自我们的经验。」

宗教本身可能便是发展健康的天主图象之障碍。耶稣会士科学家康索玛格诺 (Guy Consolmagno) 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的高等学位,在梵蒂冈天文台工作,他在《天主的力学》 (God's Mechanics) 一书中讲到科学家对天主的信仰。他写道:「宗教限制住我们宇宙观的明显方式,便是坚持教会的教义巳对自然和神做了完整及决定性的描述。」神大过宗教。

你童年的天主图象可能需要成长。当你还是孩子,看到的天主可能和我的一样:伟大的问题解决者。稍后,你在和天主的关系中可能把祂当成父母。当你逐渐成熟,你又会以不同的方式与天主建立关系:造物主、圣神、爱 。 基督徒可能也会发现自己以不同方式看待耶稣:不仅是救世主和默西亚,或许还是兄弟和朋友。

你与天主的关系模式,往往反映你生命其他部分的关系,尤其是你与父母或权威人物的关系。但是请记得,虽然父母的图象为某些人有帮助,天主并不是你的母亲或父亲。这为任何曾遭受父亲或母亲身体、情绪或心智上虐待的人尤其重要。耶稣会神父李察·雷翁纳(Richard Leonardo) 有一次曾说,我们把天主当成父母时,我们所认同的是心目中最好的父母。

即便你受天主有如父母亲的图象吸引,请记得,长大成人的子女与他们父母亲之间互动的方式,不同于小孩与父母的。在《你是我的朋友》一书中,贝瑞神父指出,当讲道者谈到天主是父母亲时,他们常用的是父母与未成年孩童的图象。但贝瑞神父认为「成年子女与父母的图象,才更能表达天主想与我们成人建立的关系。」

你也可能惊讶地发现古老传统中,埋藏新鲜的天主图象。天主教修女和神学家姜森 (Elizabeth Johnson C.S.J.),在《她是自有者》(She Who is) 一书中,写到源自犹太教与基督宗教圣经中的阴性天主图象。从她独创性的作品中略述二例:希伯来文中「神灵」 (ruah,英译为 spirit) 这词汇是阴性的。同样地,希腊文中「智慧」 (Sophia)一词,传统上是神的女性图象。撒罗满(所罗门)的《智慧篇》说:「她的权势直达地极,她使万物井然有序。」在伊斯兰传统中,默罕穆德先知说出神的九十九个名字,毎个名字强调一种神圣属性,其中包括温柔者、复原生命者、引导者。每个名字都邀请你以新的方式想象天主。

在《耶肋米亚先知书》中,能找到我最喜爱的一个图象,为那些害怕天主可能是恶意骗子的人尤有帮助——他们担忧天主邀请他们改变,只是要陷他们于不幸。耶肋米亚的天主则不然,祂说:「诚然,我知道我对你们所怀的计划——上主的断语——是福祉而不是灾祸的计划,令你们有前途,有希望。」(耶廿九 11) 耶肋米亚说,天主只想让你得到最好的。

你也可能发现一些更新颖、更现代的图象,例如惊奇的天主,祂以新的、意想不到的方式令你惊讶,邀你成长。或许你会提出自己经验到的天主图象。一位会士朋友有一次跨国长途旅行,最后却困在一个陌生的机场,他所有的航班都被取消了,一位神情愉快的旅行社职员耐心帮助他把所有事情一一理出头绪,让他能订到新的航程。他说,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图象:一位帮你找到回家之路的天主。

在你与组织型宗教的关系中,「改变」也能是这关系成长中的一部分。我们有些人生在宗教气氛浓厚的家庭。有的人在自己原本的宗教传统中扎根,并发展出能滋养他们的成熟信仰。(你会记得那些在「信仰之路」上行旅的人。)另一些人抛掉了旧的宗教信仰,开始追寻新的宗教传统(「探索之路」),因为旧信仰对身为成人的他们已行不通了。同样普遍的是些暂时脱离宗教一段时间后,以自己的方式找到路而返回原来传统的人,他们重新消化吸收了比较属于成人的,为他们可行的信仰(「回归之路」)。

在每一种情境中,与天主的关系都会变化。正如西班牙耶稣会士华雷仕 (Carlos Valles) 在他的《天主素描》 (Sketches of God ) 中所写的: 若你总是以同样的方式想象天主,无论这多么真实、美丽,你将无法领受祂为你准备的多种新路径。」

 

未完待续

节选自《平凡见神妙》

 

往期精彩: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五):细心聆听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四):聆听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三):真诚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二):求知

爵式灵修|与天主为友(一):花时间

我们非常期待听到您对《爵式灵修》内容的心声与反馈,如您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

可以发邮件到:986193703@qq.com,期待您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