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经的圣经根据(上)
发布日期:2021-05-02

玫瑰念珠有各种尺寸、颜色和材质。有些念珠是美丽的珍珠串成,配着精致的十字架;有些由木珠或甚至夜光塑料珠串成。有些人的念珠是祖母传母亲,母亲交女儿,代代信仰传承。许多念珠是退休的年长修女们以爱心亲手编串,她们终身致力于默观祈祷。有些念珠有十五端,系在男女奉献生活者的会衣上。大多数念珠有五端,但也有些只有一端,称为「手指念珠」,便于放进口袋,以备不时之需。如此一看,玫瑰念珠各式各样的事实表明:各式各样的基督徒以玫瑰经作祈祷途径,且以不同方式来祈祷玫瑰经。
 
有些人认为玫瑰经祈祷经常沦为机械化和公式化。但实际上,玫瑰经祈祷能引导信友进入信仰深处,默观基督逾越的奥秘。当信友重复诵念熟捻的玫瑰经,且伴随着默想奥迹时,他们能逐渐忘却自我,与天主契合。总之,玫瑰经是祈祷形式之一,可以个人独处静祷,也可公众一起敬礼,可以默祷,也可以口诵。

玫瑰经传统
根据传统,玫瑰经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圣道明的时代。当时艾伯塔派(Albigensians)异端猖狂,圣道明转向童贞圣母玛利亚求助。她指示圣道明宣讲,并念玫瑰经祈祷,以抗议异端邪说。据说从那时起,圣道明深信玫瑰经为一种祈祷形式,且不仅为道明会会士所独有。世纪以来,玫瑰经吸引信徒的心,备受欢迎。教会今天持续于每年10月7日庆祝玫瑰圣母的瞻礼。


念玫瑰经,通常以划十字圣号和念〈信经〉开始,随后念一遍〈天主经〉和三遍〈圣母经〉。这些祷文之后,念〈光荣颂〉以开始默想玫瑰经各端奥迹。针对基督信仰的核心,信友念一遍〈天主经〉和十遍〈圣母经〉,伴以心神默想基督的救赎奥迹,再以〈光荣颂〉结束一端奥迹,且开启另一端奥迹。此一模式重复,直至完成所需端数为止。


玫瑰经祈祷具有坚实的圣经根基。《玛窦福音》和《路加福音》都记载了耶稣教门徒祈祷的场景(玛6:9-15;路11:1-4)。目前我们所用的〈天主经〉最接近玛窦的版本。〈圣母经〉则结合天使加俾额尔向玛利亚报喜时的致候词(路1:28),以及圣母访亲中依撒伯尔对玛利亚的问候词(路I:42)。〈光荣颂〉则经常可在保禄书信中找到类似的祷词(罗11:36;16:27;迦1:5;厄3:21;弟前1:17)。

欢喜奥迹
传统上,教会有三组信仰的「奥迹」为玫瑰经默想的核心。每一组都聚焦在耶稣或玛利亚重要的生命事件上。这些事件大都记载在福音中。「欢喜奥迹」邀请我们反省耶稣降生成人的奥秘,以及祂的生命起源,包括:第一端「天使报喜/圣母领报」(路1:26-38)、第二端「圣母访亲」(路1:39-45)、第三端「耶稣诞生」(路2:1-7;玛1:18-25)、第四端「献耶稣于圣殿」(路2:22-38)和第五端「在圣殿找到耶稣」(路2:41-52)。这些事迹大多记载在《路加福音》中。《玛窦福音》也叙述了耶稣诞生(玛1:18-25),但《马尔谷福音》一开始便是洗者若翰宣讲悔改的场景,耶稣已经是成年人。《若望福音》的首章则以诗的形式指出耶稣的起源和降生:「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若1:14)教会建议于星期一、星期六和圣诞期主日诵念「欢喜奥迹」。


痛苦奥迹
「痛苦奥迹」聚焦在耶稣生命即将结束之际,包括:第一端「山园祈祷」(玛26:36-46;谷14:32-42;路22:39-46;若18:1-14)、第二端「受鞭打苦刑」(玛27:26;谷15:15;若19:1)、第三端「受茨冠之辱」(玛27:29;谷15:17-18;若19:2)、第四端「背十字架」(若19:17)及第五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玛27:33-;谷15:21-32;路23:26-43;若19:16-27)。尽管这些事件中某些要素在四部福音保持不变,但每位福音作者对受难史描述略有不同。四部福音皆描述了耶稣在革则玛尼庄园遭逮捕,但是唯有路加使用「痛苦」一词汇(路22:44),而且唯有若望提及「花园」(若18:1)。在对观福音中,这一幕为耶稣是内心激烈挣扎的场景。当祂奋勉恳祷时,门徒却堕入昏睡。在《若望福音》中,耶稣掌握了全盘局面,似乎还迫不及待地走近逮捕者。在此,耶稣并未俯伏在地(参见谷14:35),反而当祂宣布「我就是」时,士兵们倒退并跌在地上(若18:6)。

至于鞭刑的目的是削弱罪犯体力,以利钉上十字架。路加省去耶稣受鞭刑的细节。同样,在士兵嘲弄耶稣拥有王权,为祂穿戴「皇袍」和「莿冠」(莿冠的刺端仿西泽王冠上的光芒)的场景中,路加省略「莿冠」这一细节(路23:11)。只有若望提及耶稣亲扛十字架;玛窦(玛27:32)、马尔谷(谷15:21)和路加(路23:26)则告诉我们基勒乃人西满背负十字架,可能因为当时耶稣已体力耗尽,十分虚弱。祂难再负荷刑具走往行刑处,因而西满被迫服役。教会建议在星期二、星期五和四旬期主日默想「痛苦奥迹」。

 

文/Barbara E. Reid(美国道明会修女)
译/陈静怡修女
图/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