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敬礼的圣经根据(上)
发布日期:2021-04-30

在传统上,五月是崇敬圣母玛利亚——耶稣之母的季节。人们对圣母的敬礼,可能是在教堂和家中摆设敬礼圣母的礼桌、举行游行和庆典来荣显圣童贞女,或是吟唱圣母颂。在教会里,圣母学和圣母敬礼有悠久的发展历史。除此之外,国家级教堂用圣母各种名号作为主保,例如: 美国崇敬的是圣母无染原罪受孕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墨西哥敬礼瓜达露培圣母 (Our Lady of Guadalupe)。有时候,当神学忽略了某些面向时,圣母敬礼也弥补了这个缺口。例如:当人们心中想象天主是一位距离遥远、严肃且严厉的判官时,人们心中就描绘玛利亚满溢神圣的慈悲和温柔。圣母学历史长久丰富,有些有圣经基础,有些则没有。

玛利亚出现在四部福音中,一次在宗徒大事录上。最早的马尔谷福音只提及耶稣的母亲两次。对她的描绘,圣史笔下毫不留情。马尔谷福音中没有耶稣诞生的事迹,但以洗者若翰的工作和耶稣受洗作福音的开始。耶稣的母亲第一次出现在福音中是耶稣教导群众的时刻,他的母亲、兄弟和姊妹站在门外,要求见他。耶稣环视周围坐着的人群,说「看,我的母亲、弟兄和姊妹!因为谁奉行天主的旨意,他/她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亲」 (3:31-35)。玛窦福音 (12:46-50) 和路加福音 (8:19-21)也重复相同的记载。在这里,重点并非要污蔑或毁谤耶稣的本性亲属,而是强调那些以门徒身分,与耶稣紧紧相系的人,他们的关系并不亚于耶稣的血亲。马尔谷福音另一次提及玛利亚是在耶稣开始在加里肋亚湖边传教,回到本乡,在会堂教导的场景。人们对他感到惊奇,想知道他从何处获得所有的智慧,他们问:「这人不就是那个木匠吗?他不是玛利亚的儿子,雅各伯、若瑟、犹达、西满的兄弟吗?他的姊妹不也是都在我们这里吗?」(6:3) 圣史接着说,他们对他起了反感。耶稣感叹道:「先知除了在自己的本乡、本族、和本家外,没有不受尊敬的」 (6:4; 13:55)

玛窦和路加两部福音最开头两章是耶稣的童年史。当天使前来报喜时,玛窦的故事聚焦在若瑟的身上,路加则描绘玛利亚的反应。玛窦福音以耶稣的族谱开始,上面记录着玛利亚的名字 (1:16)。天使加俾额尔向若瑟宣报时,提及玛利亚的名字两次 (1:1, 20)。在三位贤士来朝的故事中,也提到她: 贤士们走进屋内,「看见婴儿和他的母亲玛利亚」(2:11)。在玛窦福音中,玛利亚其它出现的场景是以上所提及的两处,来源是出自马尔谷福音 (12:46-50 //3:31-35 以及玛 13:55 //6:3)

 

对于玛利亚,路加福音和若望福音给我们最强有力的描写。在路加的起头章节中,玛利亚是主要角色之一。首先,她出现在领报的场景 (1:26-38):一位年轻待嫁的闺女,尚未与婚配对象同居之前,突然间怀有身孕,她的整个世界有了一番天翻地覆的改变。当玛窦生动地描写若瑟如何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时,路加向我们显示玛利亚身上所承受的混乱。玛利亚质疑天主如何从乱糟糟的情况中带给人们祂所应许的救恩和喜悦。天使的使者不断向她保证,她是满被圣宠者,人所不能做到的,天主能够成就。于是,玛利亚不再急于知道所有的答案,看天主如何成就这件事。在信德中,她跨跃一大步,同意继续对天主保持忠实,经历这场苦难和折磨。

 

接下来,她拜访依撒伯尔,后者也是在「非常的」状态下怀有身孕 (1:39-45)。对这两位忠实的女人而言,天主所选的时机似乎都不对时,但两人对天主怀着信赖之心,相信天主会使一切成为祝福。依撒伯尔终其一身都对天主保持忠实,并引导玛利亚,建议她该如何才能忠信于天主,尽管所有一切看起来偏离了正道。依撒伯尔祝福玛利亚和她所怀的孩子。当天主圣神在两人的身体内以胎动具体地令两人感受时,玛利亚和依撒伯尔分享亲密的同一喜悦。接下来,玛利亚唱出最有名的赞主曲 (Magnificat) (1:46-56)。在这歌中,她不仅赞颂天主为她所做的一切,也歌咏天主如何提拔了弱小卑微,并打击心高气傲的权势者,这是相当带有革命意味的。玛利亚赞美天主忠实于自己的诺言,恒常公义和仁慈,从起初,至今日,到永远。

路加接着描述耶稣的诞生 (2:1-11)和牧羊人来访 (2:12-20)。牧羊人的场景以一句特殊的话形容玛利亚做为结束,即聆听了牧羊人们的话之后,「玛利亚把这一切事默存在自己心中,反覆思想」 (2:19)。这句话在路加2:51处重复,但场景转换成玛利亚和若瑟沮丧地发现将12岁的耶稣独自留在圣殿中 (2:4-52)。耶稣回答玛利亚,说他必须在他父亲的家中 (2:49)。另一幕路加独有的场景是玛利亚和若瑟奉献耶稣于圣殿 (2:22-38)。在那里,先知西默盎告诉玛利亚,「至于妳,要有一把利剑剌透妳的心灵为叫许多人心中的思念显露出来」 (2:35)。这里所提及的利剑,可能不是指玛利亚即将看着耶稣死去时所体验的悲伤只有若望福音提及她站立于十字架下。在这里,利剑比较可能是暗示厄则克尔先知书14:17处所提及的那把区别的利剑,这利剑将区分那些注定毁灭的和那些注定领受仁慈的。西默盎所说的是玛利亚就像其他的门徒们一样,将因分辩而受痛苦挣扎。她要分辨对天主忠实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了解她的儿子如何成为这不可或缺的要素。

 

在这一节,连同路加2:192:51处,向我们呈显了一个十分人性化的玛利亚。她并非在故事一开始就拥有所有的答案,而是一个将一切默存于心,思量、祈祷、分辨,且不断以信德回复的人。

 

/Sr. Barbara E. Reid, O.P., (美国天主教大学圣经博士)

译/陈静怡修女

/《圣母时祷书》;《诗篇时祷书》;《特鲁瓦时祷书》;《牧羊人朝拜》(牧人来拜)作者:胡果·凡·德·格斯 - hugo van der g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