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24.纳爵生命(五)
发布日期:2020-09-11   |    作者:文/爵处丰生微信公众号

他面对自己的不一致,以柔和和慈悲接纳自己,开放的拥抱自己的有限和人性,而调整自己,将自己放在天主手中,让祂带领指引。

分享:充满人性味的“朝圣者”

      ——读《依纳爵自述小传》第四章有感

     在天主的恩宠和慈爱的助佑下,依纳爵在茫莱撒度过了他生命中内心最挣扎的时刻,一个自我死亡的过程,而走向了生命的自由,即让天主做他生命的天主,自己做祂的爱子。之后,他启程继续他的朝圣之旅,走向耶路撒冷,实现他在耶稣曾生活的地方服侍基督的壮志。

    在追随他徒步巡行罗马、威尼斯,最后到达耶路撒冷的旅途中,我认识了这个悔改之后有血有肉,有人性味的朝圣者。

 

 一个生气的朝圣者

      一日在加艾大(地方名),半夜他听见和他同行的母女两人高声喊叫,他起身去看是怎么一回事,看见母女二人都在院子里,泪流满面,控诉有人要施以强暴。朝圣者非常愤怒,开始大喊说“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吗?”还说了类似的话。(朝圣者自述小传38)  之后,在他去耶路撒冷的船上发生了些肮脏的丑事,他都予以严厉的谴责。(朝圣者自述小传43)

    依纳爵第二次生命的皈依之后,天主已成为了他生命的中心,为什么他还会生气呢?在我成长的环境中,我接受的观念是天主不喜欢生气的人。但是当我读到这里时,我却看到朝圣者的怒气讨得了天主的喜欢,博得了天主的称赞。这和我所认识的天主,我的信仰似乎矛盾,其实不然。因为在朝圣者的怒气背后,是他对弱小者的保护,是他对社会不正义的批判,是天主慈爱在他内的表达。在反省中,我意识到:生气是可以的,重要的是我为什么而生气。是为了保护贫困弱小者的尊严而生气?还是为了我的一己之利而生气呢?

 

一个在痛苦不幸中继续前行的朝圣者

在自传中记述,依纳爵经过艰难的海上航行,感到疲惫不堪,以致于不能继续前行。之后,在去耶路撒冷的船启程时,朝圣者又发起高烧,延续了数月,并且在船上,他呕吐的厉害。这些困难都没有放缓朝圣者的脚步,最终经过6个月的旅程后,他进入了耶路撒冷。

读到这里,在我心里有个问号,“是什么给予朝圣者面对困难和不幸的勇气和力量呢?”作为普通人的我,生活中时常的不顺利使我感到灰心、沮丧、失落,而我通常采取的解决方案是逃避,或置之不理,或将负面的情绪有意或无意的发泄给他人。在痛苦面前,我感到渺小,无奈,不能胜任,然而依纳爵的胆识却与我截然相反。

在他的自传中,我找到了答案,这是因为他在痛苦中,仍然相信天主深爱着他,陪伴在他身边。这就是他的秘诀。而这使我意识到我在接受洗礼的那一刻,我就拥抱了自己作为天主爱子的身份,但这一身份,我却未曾生活出来,却将其置于脑后,忘却了我有一位慈爱的圣天父,时时刻刻看顾着我,保护着我。纵然我罪恶缠身,祂总不嫌弃,而是主动地去寻找迷失的我,安慰我。我有这样一位好天父,面对痛苦和不幸,我还会感到害怕吗?

 

一个允许自己犯错的朝圣者

      依纳爵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圣地:耶路撒冷。这是他在1521年的“炮弹经验”皈依时的善志,两年后,终于可以如自己所愿,在这里服侍基督。但事实是残酷的,当时驻扎在耶路撒冷的负责人,方济会的省会长,经过认真的考虑,劝其离开圣地。纵然朝圣者陈述了自己呆在那里的意愿,无奈,他最后接纳了这个痛苦的现实,即呆在耶路撒冷不是天主的旨意。这意味着他需要承认自己两年多的时间,虽然愿意完全以天主为中心,实际上还是生活在自我中。

令我佩服这时的朝圣者的是,他面对自己的不一致,以柔和和慈悲接纳自己,开放的拥抱自己的有限和人性,而调整自己,将自己放在天主手中,让祂带领指引。更令我自己吃惊的是,我意识到这个过程是我从幼儿园就被教导的“知错就改”的精神,经过30年之后,我才发现我还在学习中。原来允许自己犯错,承认自己犯错,是我一生都需要操练的事情。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依纳爵,虽然生活在五百多年前,但又离我很近,一位有血有肉、充满人性味,陪伴我走过生活中喜怒哀乐每一瞬间的朝圣者。

我们非常期待听到您对《爵式灵修》内容的心声与反馈,如您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

可以发邮件到:986193703@qq.com,期待您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