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21.依纳爵灵修是一种为人处世之道(五)
发布日期:2020-09-01   |    作者:文/詹姆士•马丁

为依尼高(依纳爵)而言,这是一段学习灵修生活时期。他在一个动人的比拟中写道:“那时候天主对待他,就如小学的老师对待他所教育的一个学童一样。”         

经过几次错误的尝试,依尼高(依纳爵)决定他能服务教会的最好方式就是接受教育,并领受圣秩成为一位司铎。

接上篇

依纳爵自述小传

今日在罗耀拉•依纳爵的家族城堡距离纪念圣人皈依的庞大圣堂只有几码之远。除了一些增建部分,城堡本身看来仍与十六世纪是的外观差不多,较低层有着两公尺厚的防御石墙。较高楼层为优雅的红砖建筑,是这个家族生活起居的空间。

依纳爵修养的卧室在四楼,是个宽敞的房间,有粉刷洁白的墙壁,天花板以稳重的木梁支撑。一顶积了些灰的织锦篷盖系在依尼高病床上方。篷盖下是一座多色的木质雕像,刻画久病的圣人左手拿着一本书,仰望天空。上方的横梁以金漆涂写着一行字,意即:依纳爵••罗耀拉在此降服天主。

康复后,依尼高思量自己领受的深刻体悟,不顾家人反对,决定放弃军旅生涯,将自己完全献于天主。所以,1522年,三十一岁的他到西班牙蒙赛辣的本笃会修院朝圣,采用他所喜爱的骑士小说的戏剧化的姿态,在那里脱下“他的全套服装,送给一个乞丐”,然后将他的盔甲和剑放在童贞马利亚的圣像前。

之后,他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住在附近一个叫茫莱撒的小镇,从事一系列刻苦修行:守斋、连续数小时不间断的祈祷、不剪头发和指甲而任其生长,当做一种放弃先前渴望悦目仪表的方式。这是他生命中的一段黑暗时期,这期间他经验很大的神枯,有如陷入桎梏一般,担忧自己的罪,甚至受自杀的念头诱惑。

他尝试度圣人的克己生活,但这样做的实际困难引他陷入绝望。他怎能如此戏剧化地改变自己的生活?他内在的一个声音似乎在说:“还有七十年要活。你如何能忍受这种(新)的生活?”但他认为这些想法不是来自天主,便不予理会。在天主的帮助下,他決志,他能够改变。所以他摆脱了绝望。

他渐渐节制自己极端的修行,重新找到内在的平衡。稍后他在茫莱撒的祈祷中经历了一连串的神秘经验,令他相信自己受召唤进入与天主更深的关系中。

为依尼高而言,这是一段学习灵修生活时期。他在一个动人的比拟中写道:“那时候天主对待他,就如小学的老师对待他所教育的一个学童一样。”

一天依尼高走在附近卡陶内河的河岸上,在很深的祈祷中经验到一种与天主合一的神秘感受。在他自传中描述这轴心经验的段落。值得在此完整引述:

    他走着,心中充满热诚,他坐了一会儿,面向着河流,河槽很深。当他坐在那里时,神目开始开启了:那不是一种神视,而是明了,认识了许多事情,有属心灵的、有属信仰的、也有属学问的;而且是那样的清晰,一切事情都显得新奇。

无法讲解他当时所懂悟的各点,虽然很多;只是在明悟中接受了很大的光明;致使当他凝思所受自天主的一切助佑,以及他一生直至六十二岁时所学的一切,将那些全聚在一起,好像还不及他在那一刹那所领悟的。

在茫莱撒的时光重新塑造了他,同时也帮助他形成日后汇集在《神操》中的那些概念。他开始“在笔记本中记录一些事情;他谨慎地带着这本子,它给他很大的安慰。”

经过几次错误的尝试,包括圣地朝圣(在那里他发现自己不可能领到正式的工作许可),依尼高决定他能服务教会的最好方式就是接受教育,并领受圣秩成为一位司铎。所以,这位骄傲又爱冒险犯难的剑客,在两所西班牙大学重新接受教育,规矩地在较低年级的班级注册,与年轻的男孩子们一起念书,补强拉丁文。最后,他来到巴黎大学,靠着乞求施舍来维持生活。

节选自《平凡见神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