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式灵修|18.依纳爵灵修的基本特色
发布日期:2020-08-21   |    作者:文/董泽龙

留意情感的起伏,多于理智的推敲。

例如默想耶稣宽恕人的表样及要求时,我们可以明了其意义及价值,设法追随,甚至给自己定下一些「应该」作为目标。但若忽略自己在冲突的人际关系中那份痛苦,不去玩味或细嚼由这痛苦所引发种种错乱的偏情,神枯等的事实,我们的定志是没有力量的。

为基督徒而言,教会的灵修传统都是带领人认识耶稣基督,并与天主结合。这单纯的目标却由于圣神丰富的神恩、历史特有的氛围、个人的气质及对天主的了解,塑造了不同的灵修学派。圣依纳爵在其独特的皈依经验中,对天主如何带领人逐步登堂入室有很深的洞察,写下「神操」一书。其中要旨是邀请信徒在静独中,透过圣经去默观天主与人的奥妙,因而对自我,世界及天主有深切的认识。这样才能有效地分辨及响应天主赋予的使命。当然,这内心的旅程需要人自己去经历及操练,更高妙的理论及解说不只是纸上谈兵。不过,明了一些基本条件及特色还是有一点启迪的价值,在操练时作为参考。

 

1.   留意情感的起伏,多于理智的推敲

在「神操」中,一些字眼如『仔细玩味』(relish),『神慰』(consolation),『神枯』(desolation)及『神圣的渴望』(holy desires)等是很关键的。默想圣经或作生活的反省,当然要用理智明白其中的道理或得失。但信徒若只止于此,效益是不大的。例如默想耶稣宽恕人的表样及要求,我们可以明了其意义及价值,设法追随,甚至给自己定下一些「应该」作为目标。但若忽略自己在冲突的人际关系中那份痛苦(anguish),不去玩味或细嚼由这痛苦所引发种种错乱的偏情(inordinate attachment),神枯等的事实及过去的经验,如逃避,发泄愤怒,否认愤怒,或悲伤失望等情绪,我们的定志是没有力量的。严重一点,更可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2.   开放及慷慨的心胸

依纳爵的座右铭是『愈显主荣』。『愈』表示更加,不自足于已为天主做了甚么。今天信仰中的人学告诉我们,人是要不断走向超越自己,才算是响应天主的召叫。亚巴郎七十岁了,天主还要他重新出发,成就一伟大的民族,这经验是希伯来—基督信仰的典范。我们的成长经验会造就了某些待人处事方式,生活型态及价值观等,例如内向,喜欢书本,埋首计算机,拚命赚钱等。但这些型态不一定时时刻刻都适当地响应天主的召叫。我们要有开放的心及能力随时作出调整及改变,以响应别人及环境的需要,这才是天主更大的光荣。内向的习惯可能要暂时放下,而主动地向有需要的陌生人展示亲切的欢迎,寒暄问暖一番。不然,执着于某种型态及习惯就成了一己的救生网,这就是旧约关于罪的主题:崇拜偶像及心硬,人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归宿及安全感,但代价是忘记及得罪于天,一己的生命力亦随之萎缩。当然,能时常恰到好处作出适当的调整及改变是对自己的挑战,这就是在神操中不断祈求的恩宠—慷慨大方的心,为了『愈显主荣』,不吝啬于放下一己所执着的。

 

3.   留意渴望

在情感起伏的背后代表着我们潜藏的渴望,依纳爵要我们不要等闲视之,因它正是我们的动力所在。每个渴望都是真的,虽然不是每个都是同等真实。举个例吧!依纳爵受伤后在病床上休养,无所事是,流连于白日梦间:一方面想着将来平步青云,追求仰慕已久的公主,快意盎然;另一方面阅读圣人传记及耶稣生平后,冒起全心学习他们的英豪爱德时,心中神慰满溢。这两个渴望都是真的,依纳爵没有立时压制那一个,反而让它们徘徊在心中。不过,他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两种喜悦有甚么不一样?于是,他发现前者很快干枯,后者却回味无穷。由此,他体会到追随基督及圣人的榜样更是真实,终于踏上皈依之路。依纳爵深信,真实的渴望是来自天主,从其中我们会发现主的临在。

 

4.   分辨神类

依纳爵相信人的精神生活不是中立的,它常在善恶间徘徊及抉择,人若不留意或了解这些精神状态,单靠外在的准则或信念是不够,甚至是有害的。例如服务团体,某人付出不少心力,这行为是值得尊重及推崇的。但若他因别人的冷淡或不足而骄傲、或自怜、或心灰意冷,或对人诸多批评,他就要留意这精神状态是甚么意思,是否恶神在导引他远离天主?这样做不是去怀疑自己为别人服务的信念,而是去分辨出恶神的势力阻碍这理想的达成,并对这种消极的倾向断然拒绝。另一方面,圣神常在日常生活中激起我们的感恩之情,有时是具体的,在一箪食,一瓢饮中突然意会到人间之爱,进入造物之爱,抗拒及战胜了孤独及自怜自伤的诱惑。有时是态度的,意谓在逆境中,都相信及倾向体会上主的临在,活出信望爱之德。这时,我们要有一份确信,主与自己同行。同样,我们会有不同的渴望,那一个是更真实呢?我应该追随那一个呢?这时,我们需要留意是否有从天主而来的神慰。当然,分辨神类要知道一些基本准则,这留待大家在做神操中当下地体味及了解吧。

 

5.   同行者

传统称之为『指导神师』或『避静神师』。若人间的智慧及旅程需要老师及向导,更何况是走向天主的旅程;其崎岖幽暗之处,不足为外人道。依纳爵在祈祷中曾完全被伤心失望所笼罩,竟有寻死的冲动,所以他明白单靠自己的危险。同行者意谓在灵修生活中已有相当的学识及经验,能陪伴做神操的人逐渐明白自己的经历,帮他细嚼善恶两股势力的临在及分别。在正确的方向上给予适当的鼓励,在错误中给予指正,在犹疑中予以忍耐,在恐惧中予以安慰,在退缩中邀请开放及信赖。其中关键之处是做神操者对同行者的开放及信任,能分享祈祷中种种内心的光景及个人的历史。这样,去分辨天主的旨意及克服错乱的偏情就能事半功倍。

 

整体而言,依纳爵邀请人在万事万物中找到天主的临在。因此,人是行动中的静观者。一方面他肯定现世的价值,鼓励人积极地在其中活动及作出贡献,跟悲观避世沾不上份儿;但另一方面,人在这一切活动不能画地自限,陶醉于现世的成就,而是在其中默观天主的临在,祂无条件的爱,及圣意,并能爽快、活泼地回应,从而愈显主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