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升天”不只是圣母“升天”这么简单
发布日期:2020-08-15   |    作者:纳爵之盾

纳爵之盾 • 信理组

作者 | 任安道神父 | 鲁汶大学实践神学博士生

引  言

由教宗比约十二世于1950年才钦定的圣母升天,是至今为止天主教会最后一条隆重宣布的信理。为什么教会在发展了近两千年后才定出这条当信的道理?它到底有多么重要,以至于教会需要将之宣布为信理?在对玛利亚奥秘的理解上,这条信理又增加了什么?我们每年庆祝的圣母升天瞻礼到底有何意义?

事实上,玛利亚的奥秘,尤其是她升天的奥秘,不只关系到她本身,而是与整个天主子民有关的信仰,这也是宣布该条信理的重要性所在。

谈到玛利亚,就不能不谈新教和天主教关于她的争论。争论来自天主教关于玛利亚的四个主要信仰:天主之母、无染原罪(始胎无玷)、贞女受孕和灵肉升天。新教认为,这四个信仰把玛利亚给神化了,而且从人性和科学角度看,也没办法理解。

我们没必要在此探讨这个争论本身,那没什么意义。事实上,天主教与新教联合的推动合一的神学委员会已在1997和1998年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1],这份声明基本上消除了彼此在神学上的分歧,尽管彼此强调的侧重点不同。我们后面会专门介绍这份联合声明。

这里,我们只想指出,天主教关于玛利亚的信仰,不是单一和独立的,不存在孤立的“圣母论”或“玛利亚学”;玛利亚的全部奥秘,都只能在基督论和教会论的光照下来理解。

从神学方法上看,对上述四个玛利亚奥秘的解释,天主教主要依据的是“类型学”(typology),因为历史和实证方法并不适合解释信仰,正如它们没法解释为什么“悲伤的颜色是黑的”。

这四个玛利亚的奥秘彼此也都不是孤立的,它们密切相联、环环相扣。可以说,如果我们承认玛利亚是天主之母、无染原罪、贞女受孕的,那么,就必然得承认她灵肉升天;而后一则道理也只能借前三者来理解。

限于篇幅,本文只简单地介绍下天主教关于玛利亚的这四个主要信理,尤其是她的灵肉升天。

01 天主之母

教会有关玛利亚最古老的信理,是玛利亚既是母亲,又是贞女。这就立即超出了人的理解。贞女怎么可能是母亲?更加令人不解的,这里的“母亲”不只是指耶稣这个人的母亲,而是“天主之母”。难道教会不承认玛利亚是个受造物人吗?既然是人,怎么可能是天主之母?何况,天主若有“母亲”,那祂还是创造者天主吗?

如何理解这玄而又玄,看似矛盾重重的奥秘?

 “天主之母”(theotokos)一词的希腊文原义是“生育天主者”,而且这里的“天主”指的是耶稣基督。东方教会很早就这样称呼玛利亚,比如著名教父奥力振(Origen, 185-254)。这自然会引起争议,正如我们前面提出的疑问。

反对这端道理最强烈的,是君士坦丁堡宗主教聶斯多略(Nestorius)。他的理由很简单:人怎么可能生育天主?从人性常理上讲,这样的疑问诚然无可厚非。但其结果却很严重,因为如果否认玛利亚是天主之母,就会或者否认基督不是天主,或者否认耶稣基督的人性与天主性没有合一。

聶斯多略还没有走到否认基督是天主的地步,他很巧妙地把耶稣基督的人性和天主性分离了,认为玛利亚只是耶稣这个人的母亲,不是基督或永恒圣言的母亲。可是,这同样严重违反了教会的基督信仰:耶稣基督是人而神的合一者,其人性与天主性不分离。

最后,以济利禄(Cyril of Alexandria)主教为“天主之母”主要辩护人的厄弗所大公会议(431),绝罚了聶斯多略,将“天主之母”定为信理。可见,有关玛利亚信仰最早的钦定,从根本上讲,其实还源于基督论的问题。

正是这条信理奠定了其余有关玛利亚奥秘的信仰解释。首先是贞女受孕。母亲和贞女在人的现实中又是矛盾的事实,但奥迹之为奥迹,往往就在于超越人所理解的“矛盾”:假如不承认玛利亚是天主之母,就不可能承认她是贞女。而贞女受孕又与无染原罪密切相关。 

02 贞女受孕

正如“天主之母”的道理要从耶稣基督来理解,贞女受孕的道理也一样。拉辛格在《熙雍女子》一书中引用另一位著名神学家巴尔塔萨的话说:“这个与父如此亲密合一的人(耶稣基督),这个把自己完全交给父,父也把一切都交给他的人,除了天父外,还能有其他‘父亲’吗[2]?”

既然只有天父是耶稣基督的父亲,正如小耶稣在圣殿讲道时对玛利亚和若瑟所表白的(路2:49),那么,若瑟就不可成为耶稣的生父,玛利亚也就不可能是因为人而受孕。所以,只要玛利亚是耶稣基督——天主的母亲,她就必然是贞女受孕的。

此外,我们还可从救恩的角度看玛利亚贞女受孕的事实。

不孕者是旧约中很重要的一个形象,依撒格的母亲撒辣、三松的母亲、撒慕尔的母亲亚纳,以及若翰的母亲依撒伯尔都曾是不孕者,但都因着天主的大能生了拯救和带领以色列人的民长和先知。既然不孕者本身无法生育,那么,这就意味着救主只能出自天主的能力。上述旧约伟大的女性,都是玛利亚——救主之母的预像。

从另一个层面看不孕者,更能突显出这点。不孕者在犹太文化中被认为是不受祝福的人,她们因而常常受到歧视和欺凌。其实,不孕者的形象正代表了以色列的形象,以色列在其周围的民族当中,也差不多如此,是个弱小的常常被欺压的民族。

但正如天主在救恩史中眷顾了不孕者一样,祂也眷顾了以色列。而这样的眷顾表明,以色列的得救并不来自他们自身的强大,乃得力于天主的大能。所以,天使告诉玛利亚说,她将怀孕的救主不是人为,而是由于圣神:“圣神要临于你,至高者的能力要庇荫你,因此,那要诞生的圣者,将称为天主的儿子。”(路1:35)

救赎是新的创造,玛利亚受孕的叙事也指出这点。“圣神要临于你”,这让我们想到创世纪的开头:“在起初……大地还是混沌空虚,深渊上还是一团黑暗,天主的神在水面上运行。”(创1:1-2)

就像在起初万物是因着圣神的能力被造一样,新的创造也是由于圣神的能力。基督是新亚当,他是属于上主的新人类的开始,而新人类,正如“旧人类”一样,亦直接来自天主的创造。所以,由玛利亚“孕育”的新创造,必定是圣神的工程。

03 无染原罪

如果说玛利亚贞女受孕与她是“救主之母”有主要关系,那么,她“无染原罪”的奥秘也需要从救赎来看。说到救赎,就会说到原罪和罪,因为救赎针对的是罪人。

拉辛格说,原罪是关于天人关系的道理,它指的是人实际的样子与天主所愿意人成为的样子不符,是人对天主说“不”的生存状态和结构,一种远离天主的情形。每个人都处在这种状态和结构之中。但天主教认为,玛利亚是唯一的例外。这是因为玛利亚是以色列“遗民”的具体化。

“遗民”是个重要的旧约概念,指的是在以色列经过各种灾难后,剩下来的那一小部分以色列圣民,他们被天主保护和特别拣选,是完成以色列民族使命的默西亚人民(参依十 20;索三 13;米二 12;匝八 6),真正属于上主的“圣民”,“圣民”就是完全属于上主的子民。

圣民不是虚空的想望,而是天主要实现的事实。玛利亚就是以色列遗民的具体化,因为由她诞生了默西亚人民——新约子民。玛利亚是旧约和新约的衔接点,她既是旧约遗民所趋向的终点,也是新约子民由以开始的起点。

不仅如此,她还是教会的典型或者原型,因为她是完全属于上主的人。保禄说,基督要圣化教会,“好使她在自己面前呈现为一个光耀的教会,没有瑕疵,没有皱纹,或其他类似的缺陷;而使她成为圣洁和没有污点的。”(弗5:27)伯铎也说:“你们却是特选的种族,王家的司祭,圣洁的国民,属于主的民族”(伯前2:9)。

玛利亚也是新厄娃,在这一点上,她正好与旧厄娃相反:一个没有聆听天主的话,拒绝服从天主的人。拉辛格说:

“玛利亚在天主面前是纯粹的‘是’。天主的话语与玛利亚的存在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在这个结合里没有原罪。没有原罪意味着玛利亚没有为她自己保留任何私人的空间,她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天主,并在这种交付中成为她真实的自己[3]。” 

我们还可从另外两个形象来看玛利亚的“纯洁”。第一个是“凈土”。就像人最初诞生在一块没有罪恶的凈土上,新人类也应该如此。达尼埃庐枢机说:“那在乐园的处女地里形成了亚当的圣言,重又寓居在处女的胎中[4]。”

二个是玛利亚生命纯凈的透明性——对圣言的“透明”。玛利亚的全部生命都是对圣言所说的“是”,即是对圣言的活出和呈现;圣言毫无遮拦地表达在玛利亚的生命里。换言之,玛利亚的生命是如此纯凈,以至可以让圣言完全在她内呈现出来。所以圣奥古斯定说,玛利亚在肉体里怀孕圣言之前,就已经在她心里怀孕了圣言。

事实上,如果说“道成肉身”意味着圣言成为生命的话,那么,圣言早就在玛利亚身上成为了生命:圣言就活在玛利亚的生命里。在这种意义上,圣言透过玛利亚成为有血有肉的生命是理所当然的事。

04 灵肉升天

死亡是罪恶的后果,是与天主——生命——分离的后果。既然玛利亚的全部生命都属于天主,既然她没有保留任何空间给自己,而是与生命本身——永生的话语(若6:68)结合为一体(作为胎儿,耶稣是玛利亚身体的一部分),那么她就不可能经历罪恶的后果。

拉辛格说:“如果玛利亚真的‘生’了天主,如果她真的生了‘死亡的死亡’和绝对的生命,那么,她作为天主之母的存在就是真正‘新生’:一种不会死去的开始,只在生成过程(deviens)中的新生,因而是灵肉升天的预示[5]。”

天主之母与圣母升天的关系在此体现了出来。玛利亚是“充满圣宠者”,而圣宠就是天主本身,一个完全被永生者充满的人,一个完全对永生者说“是”,与祂相结合的人,怎么会经历死亡?

从玛利亚作为新厄娃的角度看也是如此。关于这点,达尼埃庐枢机解释得非常经典:“正如厄娃出自第一亚当的肋旁,并参与了他的罪行,玛利亚,这位新厄娃,也站在新亚当的旁边,并参与了他的恢复工程。死亡的作用曾临到厄娃的灵魂和身体上,并使她和亚当变得易于犯罪和可朽;相反,玛利亚却是灵魂之纯洁和身体之不朽在其身上得以恢复的教会的预像。

如果新厄娃如今没有参与新亚当的特权,乐园就不会得到恢复。如果那同男人一起被驱逐出乐园的女人没有被再造,人类就不会在乐园里得到完全的恢复。在‘新亚当’的神学视野下,玛利亚无染原罪与灵肉升天的奥迹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教会将之钦定为信理[6]。”

结  语

不只是无染原罪与灵肉升天密切相关,我们也看到,这两则道理也与天主之母和贞女受孕环环相扣。这四个信理的关键,是玛利亚与天主的关系:玛利亚是以全部生命对天主说“是”,与祂完全结合的人。

说她是天主之母,其实说的是,她在天主眼中是那样纯粹的“是”,以至于能够以全部生命活出圣言,或者使圣言成为生活的“血肉”。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每个人也都应该“怀孕”圣言,使圣言透过我们成为“血肉”——鲜活的生命。

玛利亚对天主说“是”的纯粹性或单纯性,就是她的贞洁所在。在这点上,我们同样应该效法。她贞洁的另一表现,就是无罪,即不为自己保有任何空间,完全向天主敞开,让祂充满。

当我们像玛利亚一样完全让天主——生命之主充满时,便也不会死亡。天主是生命,是纯粹的现实,当祂永远爱着、想着我们,愿意与我们建立生活的关系时,我们便是不朽的。即使有一天肉身会死亡,也会在天主的爱内复活。

 

  1. Groupe des Dombes, Marie dans le dessein de Dieu et la communion des saints, I, II. Paris, Payard Éditions/Centurion, 1997,1998.
  2.  Joseph Ratzinger, La Fille de Sion, Parole et Silence, 2002, p. 63.
  3. Joseph Ratzinger, La Fille de Sion, p. 78-79.
  4.  ean Daniélou, Au commencement, Genèse I-II, Seuil, Paris, 1963, p. 78.
  5. Joseph Ratzinger, La Fille de Sion, p. 84.
  6. Jean Daniélou, Au commencement, p. 80-81.